大众航空网
大众航空网
招乘 招飞 管局 空管 航企 机场 国际 观点 技术 科技 工业 产业 通航 产品 招商 会展 招标 招聘 培训 资源 公众 旅行 空姐 飞玩 风采

  在我的映像中,父亲最让我惊异的就是他从来滴酒不沾,尤其年轻的时候他还是一名销售人员。

  那时候的销售员整日东奔西跑,为了推销产品和各个工厂的采购人员互相扯皮,酒局上的应酬自然少不了,往往酒酣耳热的时候方能谈来订单;但是父亲屡屡拒绝饮酒,还总能把生意谈成,这就足见其功力了——他本就是又有原则又能圆滑的一个人。

  在我还小的时候,那会儿父亲也忙。他总是到外地出差,少则三五天,长则个把月。他不在的日子,我总感觉屋里的灯光都变得比平时暗淡,时间也过得格外地慢。我喜欢他出差,因为他出差回来总会带回各地的零食小吃,一个个包装精美——又好吃,又好看,还可以炫耀,那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就像过年一样开心;但我又不希望他出差,因为他不在的日子里,家里就会显得沉闷,有点空落落的感觉。我是多希望他会魔法,能倏忽地穿梭于家和外地,早上出门,晚上就可以带着各地的零食回家——这是我小时候最朴实的愿望。

  父亲不出差的时候,一家人吃完晚饭,饭后娱乐多是侃大山,有时候是下棋。他走南闯北见识过很多,山间的云雾,海边的波涛,在他的嘴里总是精妙奇绝——我毕业以后选择在依山傍海的城市工作,有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父亲对山海的描述让我念念不忘。父亲腹中也总有一些趣味横生的故事,比如立马分油的韩信、箭无虚发的花荣、神机妙算的刘伯温……伴随着父亲的讲述,各个人物立马变得鲜活了起来,相隔千年去感受古时的风韵——这或许就是我对历史格外感兴趣的原因吧。

  空闲的时候,父亲会骑着自行车驮着我,或者去铁路旁看火车呜呜地开来,而后轰隆隆地驶过;或者去田里,看作物历经四季。别以为田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不同的时令有不同的风物。清明时节,刚泛绿的柳条最适合做哨子,将枝条从树皮中抽出,把树皮裁成合适地长度,就可以吹出春天的声音。我仅限于将其吹响,父亲也是,但据他说有人可以用柳条哨子吹出好几个音,对此我深信不疑。“可能确实是老梁家没有艺术天赋!”父亲如是说。麦子熟时正值盛夏,父亲在前面挥舞着镰刀,我就在后面捡着遗漏的麦穗,不时会被乱蹦的蛐蛐吸引了注意力去,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忙忙乱乱一上午,然后蹲在田埂上捧个西瓜,还有什么能比此间快活?冬天我们会去地里收白菜,父亲一锹起一颗白菜,我套一件旧衣,连白菜带泥一同抱起堆在板车上,码地整整齐齐——因为回家的时候我要坐在菜垛子上的,假使坍塌下来,摔坏了白菜不说,摔坏了我就不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父亲给我的映像总是严肃大过和蔼,但是回想过往的经历,却想不到父亲斥责我的画面。我记得他在漫天雪花中带我去姨姨家,只因为我说想去;记得他因为我喜欢吃野蒜,每次下班的时候总在路边采些回家;记得他和我用镰刀勾着酸枣枝去摘酸枣,然后崩坏了刀刃;记得下雨天气,他背着我走过泥泞的小路,还讲着笑话逗得我哈哈大笑……或许,从小到大父亲一直在宠溺着我,严肃只是他在工作中的样子,在我面前一直是慈父的存在。我还记得他曾经问我他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吗,我想告诉他,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

  梁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