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众航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大众航空网 首页 通航 通航观点 查看内容

航空小镇被疑靠房地产赚钱 尚未真正"起飞"

2015-10-14 16:09| 发布者: woadmin| 查看: 1062| 评论: 0

       受制于基础设施建设不足,以及低空开放政策等因素的影响,我国通航产业的发展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不过,近年来,各地先后有通航产业园、航空小镇项目上马。业界似乎看到了通航产业发展的前景。
       除了中航工业宣布要建50个航空小镇之外,浙江省温州市下辖的文成、泰顺、永嘉和空港新区,杭州建德等地也正积极谋划打造航空小镇。其中文成县欲规划打造空中花园航空小镇,已完成概念性规划和选址布局规划,正在对外招商引资。
       目前,通用航空被视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从通航产业园到航空小镇,围绕通航,各种概念建设层出不穷。不过,现在航空小镇的规划更倾向于借通航基础开发周边旅游资源、地产项目,要想通过航空小镇推动通航产业发展,还有政策瓶颈、运营模式、产业人气聚集等多重关卡要闯。
“通航+旅游”是现阶段主流
       航空小镇的概念来自国外,与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区划没有太大关系。据中航建发综合规划研究院院长陈阳在中国通航小镇建设发展论坛上介绍,航空小镇就是围绕通航的核心业务和基础设施,具备生产、居住、商务、休闲、旅游会展等多种功能指向的城镇化聚集区。
      在通用航空产业相当发达的美国,分布着众多航空小镇以及飞行社区,在这些航空小镇里,不仅有机场,还有居住社区,以及一系列配套产业及设施。
      陈阳表示,目前我国的运输规模和客运周转规模已达全球第二,在运输航空领域已处世界前沿,但通用航空领域的发展还十分落后。
      作为战略新兴产业,通航产业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地认识,资本也开始不断涌入。自2014年起,航空小镇的概念在我国方兴未艾。据媒体报道,今年初,杭州建德市把建设“航空小镇”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现正在进行规划论证;温州市文成、泰顺、永嘉和空港新区也正积极谋划打造航空小镇。
       据了解,目前世界上的航空小镇主要有三类,分别是工业产业型、环境聚集型和活动娱乐型。据公开报道,在美国的航空小镇中,住宅型小镇是最为流行的一种。在小镇的每一栋房屋门前都停有1架或1架以上飞机,门前铺有供飞机滑行的大道,并直接通向毗邻小区的跑道。除了住宅型航空小镇,美国也存在一些工业型航空小镇,这些小镇围绕飞行,配套开展飞机托管、销售、维护、维修、航材和航油等服务。
        与飞行文化浓厚的美国不同,我国私人飞行的群众基础还十分薄弱,因此现有的航空小镇规划多是以通航机场以及航空器制造为基础,在其周边开发航空文化体验和相关旅游资源。
       根据建德正在完善论证的规划,其航空小镇面积有3.2平方公里,主要包括通用航空机场、通用航空制造基地、风情小镇三部分,3年预计完成总投资56亿元。建德地处杭州—千岛湖—黄山这条旅游线的中段,拥有千岛湖通用机场。建德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姜建生曾向媒体表示,机场的建设能带动千岛湖、灵栖洞、大慈岩等空中观光游览项目。
      在现有通用机场的基础上建设航空小镇无疑具有先发优势。但陈阳表示,由于受到各种条件的制约,并不是每一个通航机场周边都适宜建设航空小镇,也不是所有的航空小镇都能发展成功能完备的规模,因此航空小镇的形成过程不太可能出现随意生长、遍地开花的情况,更多是由所在区域的综合情况所决定。
       “通航小镇的核心资源还是旅游资源,要吸引大家来这里买房子、买机库、买飞机,肯定要有干净的空气、生态资源,这样大家才愿意来。”民航研究人士林智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航空小镇靠房地产赚钱?
      依托航空小镇建设,能够形成一条长产业链。陈阳介绍,通用航空带来的效益产出比为1:80,能够在医疗、气象、科学实验、文化体育、公共服务等领域广泛应用。政策前景向好,经济带动效应强,航空小镇被不少地区视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和新型城镇化的路径。
       但目前我国低空航线数量少,飞行管制审批手续繁琐,通航机场不足,飞行人员短缺导致通航飞机“起飞难”,通航企业想要盈利面临不少关口。
       “通航+X”的产业模式让不少人对航空小镇能带来的经济效益充满信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航工业了解到,荆门爱飞客航空小镇从2016~2026年分三期实施规划,第一期规划包括水上飞机体验基地、飞行别墅、爱飞客湿地公园、会议度假酒店等项目。
“从最近的招商引资项目情况看,未来的航空旅游地产项目会成为一个火爆点,因为我们最大的卖点就是生态,最大的特色就是漳河这片水域。”荆门市副市长胡功民表示。
       不断为资本进入通航产业提供动力的是,自2010年便开始推进的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国家空管委办公室处长苏新录在今年“十一”期间的荆门爱飞客飞行大会上表示,现在高层部门正在联合审批已经上报的《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这个规定明确了通用航空空域规划使用标准,明确了空域的划分标准、准入条件,以及申请报备时限。同时严禁以各种名义进行审批,而是以报备为主。
       与荆门爱飞客飞行大会同时“起飞”的,还有4条湖北省内的低空训练和旅游航线,武汉至荆门的低空航线也将于明年1月开通。据荆门爱飞客航空小镇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开通的荆门到武汉低空航线将采用塞斯纳208B机型,每天两班,从漳河水上机场飞到武汉梁子湖水上码头。
       “现在民航、军管的手续已经差不多了,计划从明年1月开通,确保每年飞行300小时,前期政府可能要补助100个小时,还有200小时由市场运作。”这位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国内首条低空航线(珠海-阳江-罗定)便是由中航通飞爱飞客航空俱乐部完成首航,但这条航线自去年6月正式开航以后,利用率并不高。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调查,这条航线大多用于转场飞行训练,相关通航企业还无法从此航线盈利。对照此条低空航线的发展情况,武汉至荆门低空航线的商业价值能否被充分挖掘还有待观察。
       在林智杰看来,航空小镇建设目前面临的困难还比较大,“整个通航产业的空域瓶颈还在那里,包括通航的游览观光、紧急救援、空中摄影等都受这个瓶颈制约,航空小镇也是这样。”
       在张光剑看来,要想让航空小镇发展起来,重要的是通过实干推动通航改革,并对现有与通航有关的经营模式进行论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联系网站|手机版|大众航空网 ( 粤ICP备10105064号-1 )

GMT+8, 2017-10-23 19: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